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的博客

静静地聆听,分享生活中的点点滴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爱羽札记2  

2007-08-01 08:35:21|  分类: 爱羽札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子羽上幼儿园了,一天老师布置作业要求回家问爸爸、妈妈有什么本领?回家路上他就问了“妈妈,你有什么本领?”“你说呢?妈妈会做什么?”“打电脑”“还有呢”“给我泡果珍”“还有呢?”“给我调蜂蜜水”“还有呢?”“看电视”汗,在他心里我好象只会吃喝玩乐了。“还有呢?”再说不出什么好点的,我要怒了。“妈妈会算帐”汗,总算有个工作的了。“爸爸会什么?”“爸爸会量房子”“打电脑”还是和爸爸比较好。

一天我买了瓶爽肤水,拆了包装准备放到卫生间时被子羽看见了,就问我“妈妈,这个是不是给我买的?”“这个是妈妈的。”“你们大人用大瓶的,我小宝宝用小瓶的,你这个是给我买的。”“什么大瓶的?”子羽很勤快地把平时我们用的啫哩水拿来。敢情我的爽肤水就是小一号的啫哩水。人总以为小孩子还不懂得爱漂亮和打扮,真正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

子羽一生下来皮肤就有点黑,不过我们常说反正他是男孩子,黑一点没关系,只要健健康康的就好。有一天吃饭时,不知奶奶说了句什么,子羽突然说:“妈妈,街上的宝宝都是白白的。”谁说小孩子有口无心啊,原来我们平时说的话,他全听在心里。子羽生下来,我们一直住在郊区奶奶家,又老是夸别人的宝宝白白的。

人的一生真是无奈,读书时盼工作,工作后又忙着谈恋爱、结婚、生子,生子后就是为小孩忙了,能有多少为自己的时间呢?怀孕时总是念叨着为什么还不到生的时候啊?妈妈常笑我“只愁生不愁长,一生下来你就觉得长得快了,小孩大了,你就老了啊。”都说“不当家不知柴米贵,不养儿不知父母恩。”天下间只有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无私的。听到子羽在楼下叫“妈妈,妈妈,下来抱我!”心里会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被轻轻触动,只有现在多抱抱啊,以后长大了他就不会要抱了。

是不是每个人在小时候都盼着快快长大?小时候总是听到大人说:"你还小,等你长大了就可以做了。"长大后又觉得童年才是最美好的。子羽现在会帮忙做点事了,有一天请他帮我拿个东西,他很勤快地拿来,把东西交给我后,很得意地告诉我:"妈妈,我长大了,是大宝宝了,我能帮你做事了。"是啊,看着他故做成熟的样子,心里觉得好快乐。

刚开始学写数字时,子羽的8总是写不好,总是画两个圆。平时我们写8都是从左画到右,他却是从右画到左。反反复复练了好久,总算能画得象点样子了。今天早上,子羽很得意地把昨天写的数字拿给我看,“妈妈,你知不知道我8是怎么写的?”“怎么写的啊”“先写一个3,再补上两个半圆。”全家笑倒。

生小孩后我比以前胖了不少,因为以前一直瘦,所以也没想过要减肥。昨天中饭时子羽跑到我身边,在我手臂和腰上拍了拍,说道:“妈妈,你看你的肉好多啊,要减肥了。”说话时就把我面前的饭碗拿走,把碗里的饭赶了一半回饭锅里,我差点被气得吐血。我还没要他养我呢,这就不让我吃饱饭了。

子羽很喜欢吃西瓜。还在很小时候,西瓜一切好他就开始抢着吃,恨不得吃着一块,拿着一块,眼里还看着一块,最后一块一定得给他留着,早早地盯住,决不准别人抢了他的。子羽刚开始走路时正好是夏天,那时一到吃饭,就得有专人带他,有一天突然发现他只有一块西瓜在手,就可以安安静静地坐在小凳上,从此吃饭时他就坐在小凳上吃西瓜。

子羽很喜欢学大人做事,看着他故作老成的样子总是让人忍不住笑。一天,我趴在床上看电视,他突然跑来坐在我背上,这里捏捏,那里拍拍的,我问他在干什么,他说在帮我捶背。大概是在浴室里看别人搓背是跟着学的,居然像模像样的。

第一次带子羽回老家看父母,他才不到三周岁。我一直是恋家的,除了结婚时回了一次家,直到这次才是第二次回家。爷爷奶奶很不放心,本来说好一家三人回去的,谁知子羽爸爸突然有事走不开,我说那我坐飞机回去,这样快些。一路上从来没觉得小孩居然是这样让人讨厌,会走路却坚决不肯走,一定要我抱着,天啊,我还得拿行李,还好我的行李少。抱着也就抱着吧。好不容易上了飞机,想想总算可以松口气了,乘务员来检查安全带时,子羽突然别扭起来,死活不肯让乘务员把安全带扣上,我只好对乘务员说我来给他扣,不扣就不扣吧。吃吃喝喝,又看了会风景,开始不耐烦了,“我要下去,我要下去。”天啊,一万米的空中,怎么下去?

在子羽的公公婆婆那儿,有一天出去玩,我们三人从一家店里出来,子羽的公公婆婆已经走远看不到了。突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,“子羽,公公婆婆走了,我们不认识路回公公婆婆家怎么办?”“嘻嘻,我知道公公家在哪儿,在西贡码头。”西贡码头是公公家旁边的公交车站,坐了一次公交车,居然就记住了公交站牌名,看来这个儿子以后是少不掉了。

不知是什么原因,子羽的身体不是很好,容易感冒。想过带他去锻炼,自己也没多少时间;报乒乓球培训班,他又说不想学;前几天看到报纸是跆拳道的学习班,把子羽带去看了一下,还好,说给他报名学跆拳道时没说不想学。第一天带他去上课,他有点怕生,一直站在我身边,后来来了几个差不多大的小朋友,他渐渐地也和他们玩到了一起。一次下课后,子羽很兴奋,老师表扬他动作学得很认真,一到家就跑去要奶奶看他的跆拳道衣服,看他打跆拳道;晚上又兴奋地表演给他爸爸看。

以前总听人说小孩子记吃不记打,有一天,子羽不知为什么被我说了几句,气鼓鼓地说:“你去上班,我不要你了,你是坏蛋。”“那你要爸爸好了。”“不要,他打过我,他是坏人。”“那奶奶呢?”“奶奶昨天还打我的。”“那你只有要爷爷了,爷爷最疼你了。”“爷爷那天还不是打过我的。”谁告诉我说小孩子记吃不记打的,他怎么光记打啊。

自从子羽去学跆拳道后,在家没事时常说要练,天天嘿啊,嗨啊的,倒是挺热闹的。上次课教练布置回家练习劈叉,第一天还很高兴,练给爸爸看,练给奶奶看的;第二天开始就不想练了,大概是第一天练了以后腿拉得有点疼,奶奶说:“小孩子骨头软,练劈叉好练。”“我的骨头是硬的,硬得不得了,不能练劈叉。”真是巧言令色。

到夏天了,晚上常常买西瓜回来吃,昨天天气不太热,晚上就没买西瓜。晚上子羽的姑妈来玩,带了个西瓜过来。姑妈一进门,子羽就看到了西瓜,总是磨着叫我去切瓜。子羽姑妈正和子羽奶奶谈事,不好意思过去打扰,就和子羽协商,今天不吃瓜了,明天再吃。协商了好一会儿,总算委委屈屈地答应了。子羽姑妈只坐了一会儿就走了,刚走,子羽就来磨了“妈妈,每天都要吃水果,我今天还没吃呢,要多吃水果才有维生素。”为了吃,理由倒是充足。要了西瓜来吃,还要批评我“妈妈,你多浪费啊,你看你的瓜皮上还有红的,都没吃干净。”无语了,他都快把瓜皮一起吃掉了,还要求别人也吃得那个样子。

农忙开始了,子羽爷爷奶奶还有一点口粮田,吃晚饭时子羽奶奶说明天一早要起早去田里干活,明天的早饭我们自己解决。我叫奶奶放心,我们自己烧早饭就是了,不用操心。子羽在旁边说:“我想吃干丝,我想吃馄饨,我都好久没吃过干丝和馄饨了。”汗,说得好象我们不给他吃似的。答应明早买干丝和馄饨回家吃。晚上捍电视时,子羽爷爷打电话来说,明天先不要去田里了,过几天再说。子羽一听就一脸伤心,“奶奶,你明天去田里吧。”奇怪,这家伙突然一定奶奶回去干什么?突然想起晚饭时说明早去买干丝和馄饨回来吃的,他不是以为奶奶不去田里就不买回来吃了吧。一问果然如此。“奶奶在家就煮早饭了,你就不去买干丝和馄饨了。”联想得真快。

每天放学接子羽回家时,他总有个理由要去买东西吃,不是渴,就是饿,要不就是好久没吃过什么了。时间长了也就成了习惯。一天回家的路上,子羽突然说:“妈妈,给我买20平方的房子。”啊,他没有自己的房间,我们打算等他上小学后把小书房给他当房间,现在他和奶奶一个房间。“房子不能只买20平方啊,以后把小房间给你做房间吧。”“那我不买鸡柳吃了,把钱省下来盖房子。”“那钱不够怎么办啊?”“还有爸爸的钱,妈妈的钱,公公的钱,婆婆的钱,爷爷的钱,奶奶的钱……”呵呵,动员一切可动员的力量。

一天,我正在睡午觉,突然有个软软的身体靠到我怀里。“子羽,是不是要睡觉啊?”我迷迷糊糊地问道。“妈妈,你今天都没有抱我,每天都要抱抱我。”抱紧怀中小小的身体,心里涌出一种暖暖的感觉,现在还可以抱抱,还会爱娇地要你记得抱他,等长大后就要飞了,不会再恋着妈妈的怀抱了。

今年过年是在公公家过的,我们家只有两个女儿,难得聚在一起,天天都去逛街。本来过年应该是很忙的,不过现在想开了,不再事事亲自动手做,尽量买现成的,省下不少时间。二十八夜,我们姐妹俩逛得忘了时间,连晚饭也误了回去吃,好在回家去没挨骂。第二天是二十九夜(因为是小年,没有三十夜)也就是年夜了,本来想留在家里帮忙准备年夜饭吧,起床后转了发现没什么事好做,不如去做头发吧。我和姐姐各自带着儿子一起又上街了,说好早点回家。难怪说女人最大的爱好是逛街,当我们坐上回家的车子时,已经是下午五点了,姐姐的儿子担心地说:“这么晚才回去,公公一定要骂了。”子羽小大人一样安慰他:“不会的,妈妈昨天那么晚回去都没挨骂,今天肯定不会挨骂的。”我和姐姐心里还是有点惴惴不安的,年夜回去这么晚还是有点不好意思。一进门,赶快把子羽的话搬出来当挡箭牌,爸爸的脸色本来很不好,听完后也笑了。

子羽今天开始放假了,昨晚就开始兴奋了,一直在看电视,到九点还不肯去睡觉,平时八点半就得上床睡觉了。想想毕竟放假了,晚一点就晚一点睡吧。结果他一会儿要喝牛奶,一会儿要拿毛巾被,一会儿又要上厕所,到十点半左右才肯老老实实地睡觉。今天早上就一直呼呼大睡,平时七点四十已经准备上学了,今天早上快八点了还没起。我去喊他时,还在迷迷糊糊地赖在床上,“昨天晚上不睡觉,现在起不来了吧。”子羽翻个身,趴在我耳边说:“今天放假了。”原来是到放假时终于可以睡懒觉了。

放假了,子羽住到爷爷奶奶家去了。不知他在家怎样无法无天呢,打个电话去问下吧。“喂,子羽啊。”“妈妈,什么事?”“你在干什么啊?”“你猜?”“接电话这么快,你肯定是在看电视。”“没有,我在玩,刚好过来拿东西,就听到电话响了。”没看电视,在玩?“你今天写字没有,数学做了没有?”“妈妈,有几个字我不会写?我只写自己的名字好不好?”不会写,我让他练的只是最简单的笔画啊。好,不会写就不会写吧。“那你把会写的先写,不会写的等我回来教你。”“妈妈,我每天只作一样好不好,今天写语文,明天做数学,好不好?”还要讨价还价?好吧,就每天做一样吧。“好啊。”“妈妈,今天太晚了,明天写吧?”“不行,今天就去写,再晚也得写完。”明日复明日,不知拖到哪一天去了。

子羽吃饭总是不好好吃,每顿饭都是从第一个吃到最后一个,一口饭在嘴里都要嚼上好久,还不肯吃菜,每次吃菜都要说上半天,比吃药还痛苦。高兴时倒是很好,自己吃完。不知怎样才能让他每顿饭都高高兴兴地吃完。

上到大班了,想到别人说的要早期教育,开始试着教子羽背唐诗。因为他断断续续认了不少字,拿着本学古诗,自己就能念下不少诗,只是遇到不认识的字时常常是望文生义,不问一下就自己乱猜。“杜甫”念成“社桶”,“等闲识得东风面”念成“等闲认得东风面”,“月落乌啼霜满天”念成“月落鸟啼霜满天”,“天寒白屋贫”念成“天寒白屋贪”,“绝色烟柳满皇都”念成“绝色烟柳满皇不”,“绿柳才黄半未匀”念成“绿柳才黄半未均”,“歌管楼台声细细”念成“歌台楼管声细细”,“云淡风轻近午天”念成“云谈风轻近午天”。

要上小学了,国家喊了那么久的素质教育,大家还是只盯着最后的考试分数。为了子羽上小学的事,老早就开始烦了。大概是听到大人的讨论,子羽有一天突然对我说:“妈妈,你给我报个没有作业的学校吧。”“哪个学校没有作业啊?”“××小学作业多,我不想上。”“那不上学,天天在家玩,好不好?一点作业都没有。”“不好。”现在的小孩要求真是多。

小学开始报名了,1日、2日报名,30日晚上子羽爸爸晚上加班回家时告诉我说××小学门口已经有人在排队了,问我要不要去排队?我想反正报名要两天,晚上天气又不好,好象要下雨,明天去排队报名应该也来得及吧。人就是喜欢凑热闹,2日基本没什么人报名了。到了3日考试时,美其名曰“目测”,定的三点,我们两点五十到时,已经有很多人了,而且只能一个家长带一个学生,其余的家长就只能在外面等着。等了近一个小时,终于看到子羽和爸爸一起下来了,不过脸色不大好,原来有一道题目是找不同,五个不同点只找到了三个,其余的题目回忆得不是很清楚,也不清楚究竟考得如何?今天一早,朋友打来电话说子羽已经考上了,在学校门口看到“燕子羽   420号”心里一块大石才落了地。想想我们当初上学时哪里有那么多的弯弯绕啊!

中国字就是难认,子羽现在认得一些字了,看到字常常是想当然地说出口,闹了不少笑话。“胡柚茶”念成“胡抽茶”。最近几天在下雨,受台风影响,今天下起了雷雨,打雷时我问子羽:“你怕不怕打雷?”“我不怕,男人不怕,女人才怕。”“哦,你是大男人了啊。”“我是小男人,不过我也不怕打雷。”小小年纪也知道大男人、小男人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